D:/wwwroot/zq4/www.kanagi56.com/files/article/txt/2/2370 第350章 理亏的人总是会心虚_我在东欧当倒爷_65小说网
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东欧当倒爷 > 第350章 理亏的人总是会心虚

第350章 理亏的人总是会心虚

 热门推荐:
    次日一早,供销科例会。

    当轮到楚依云汇报昨日业绩时,整间会议室一片哗然。

    五千副手套,六万二千五百块的总销售额……

    怎么可能!

    对面那一排劳保用品组的推销员显然是红了眼,他们一个月平均下来差不多也能卖出去五六万块钱的劳保用品,按照百分之五的提成比例,账面上都能拿到两三千块的提成收入。

    但这两三千块,却包括了所有的销售费用,差费,旅费,以及必不可少的回扣费。

    所以,最终能拿到手里的,恐怕也就是一两百块钱。

    而那楚依云的六千块提成,却是一点水份都不掺的纯收入。

    这让他们,怎么能不妒忌,不眼红?

    隔着楚依云,杨宁观察不到手套推销组其他成员都是个怎样的神情,但也能感觉得到,此刻的他们,心情一定是甚为复杂。

    端坐于会议桌一头的钱兴奎,先是愣了片刻,随后堆起了一脸的笑容,对那楚依云自然是连声夸赞。

    但杨宁看得清楚,那老兄满是肥肉的一张老脸上堆起的笑容甚是虚伪。

    果然。

    那个出演暴发户都不用化妆的货色在夸赞完楚依云之后,向手套推销组提出了一个极为过份的要求。

    “小楚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咱们厂的羊皮手套并非没有市场,只要你们大伙都能像小楚那样肯吃苦,用心去做事,谁还敢说咱们厂的羊皮手套卖不出去?

    你们啊,就是一个懒!

    这样吧,为了帮助你们克服自身的懒惰心理,我临时制定一个政策,不用太多,你们手套推销组除了小楚之外,其他人,三天之内每人至少推销出去一千副手套。

    完成不了,提成减半,包括小楚的这一单。

    好吧,就这样,散会。”

    言罢,钱兴奎起身就走。

    身后,自然紧紧地跟上了劳保用品组的那帮推销员。

    会议室中,只剩下了面面相觑的手套推销组的,连同杨宁在内的九位推销员。

    “钱科长他……他怎能这样?”

    楚依云的抱怨,极为委屈。

    除她之外,手套推销组还有八人,也就是说,三天之内,他们必须再推销出去八千副手套,否则,她的那六千块提成,便要缩水一半。

    三天,八千副。

    怎么可能做得到!

    另七位推销员都是大老爷们,此刻,一个个也都是义愤填膺。

    无他。

    只因为他们已经知晓了楚依云打算从自己的提成中拿出两千块来分给他们,而这两千块,忽地一下变成了一千块,但凡是个正常人,又岂能不对那钱兴奎恨个牙咬的咯吱响。

    委屈也好,憋屈也罢。

    那钱兴奎虽然只是个供销科科长,手里却牢握着厂里产品的销售命脉,而且,据说还是县里某位领导的小舅子,就连马厂长都奈他不何,又何况他们这些个小推销员呢?

    极为委屈的楚依云不由红了眼眶,正如杨宁第一次见到她的那般楚楚可怜。

    心头不由一颤,杨宁下意识地站起了身来。

    “不就是八千副手套吗……”

    八千副也不过就是个十万块而已,打个电话,叫张大志带着现金赶过来,交钱拉货,就算是白扔了也没啥大不了。

    但……

    这样做似乎并不妥当。

    “我有办法,保证能在三天之内推销出去这八千副手套。”

    闻言,一众手套组推销员立马将杨宁围在了中间。

    至于他们于昨日例会后向杨宁抛去的那些个冷嘲热讽的眼神……

    咳咳。

    一个个早他么全都忘了。

    “三天的时间卖出去八千副手套并非是一件多难的事,不过,钱科长的这种态度,却是让我杨宁实在无法接受。

    所以,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去找钱兴奎理论,一句话,咱们完不成任务要被克扣提成,要是完成了,甚至是超额完成,那该不该给予我们额外奖励呢?”

    闻言,随即便有人敲起了退堂鼓。

    “这么做,不就等于跟钱科长对着干吗?小杨,你对钱科长还不够了解,他这个人啊……”

    杨宁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那人的言论。

    “你要是怕了,可以退出!

    但我必须得把丑话说在前面。等我们卖出去了八千副手套,并拿到了自己应得的提成和额外的奖励,将不会有你的那一份。”

    楚依云向她的这位老乡投来了坚定支持的眼神。

    并非是她看出来了杨宁的身份破绽,而是单纯地认为,大学生的能耐就是要比她这个中专生强。

    另外七人中,有三位性格比较粗犷,跟随楚依云之后,向杨宁投下了赞成票。

    反正是已经得罪过钱科长,才被挤踩到了这手套推销组,再多得罪一次也死不了人,大不了破罐子破摔也就是了。

    剩下那四位,犹豫再三之后,终于站起了身来,一言不发走向了会议室房门。

    而刚才被杨宁怼过的那位,来到了门后,却忽地转过了身来,重新回到了杨宁的身边。

    “我想通了,该死鸟朝上,不死翻过来,我陪你们赌上一把。”

    杨宁轻笑。

    算你小子运气好,不然的话,等本老板把这厂子给收了之后,一定会打发你去陪那姓钱的一块看厕所。

    五男一女六个人,浩荡杀进了钱兴奎的办公室。

    钱兴奎在这家劳保用品厂干了将近二十年,成为这间供销科科长办公室的主人也有十年之久,如此阵仗,却还是他头一回遇到。

    理亏的人总是会心虚。

    在供销科推行了十年之久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高压管理的钱大科长,在以杨宁为首的六人质问下,脸上也是不由闪过了一缕慌乱。

    但,自认为见识过大风大浪的钱大科长又怎么被如此阵仗所吓倒呢?

    擒贼先擒王。

    先把那带头的杨宁给弹压再说。

    桌子一拍,钱兴奎黑脸喝道:

    “你杨宁也就是一没转正的临时工,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跟领导说话?”

    卧槽。

    你他么不过是一小破厂的小科长,又是谁给你丫的胆子,敢冲本老板狂吠乱叫?

    不过,杨宁于面上却未有一丝怒意。

    自个是为泡妞来的……

    啊,呸!

    他杨宁是为了考察未来下属来的,犯不着跟什么阿猫阿狗的货色较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