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wwroot/zq4/www.kanagi56.com/files/article/txt/2/2799 第666章、我有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_穿越之继妻不好当_65小说网
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继妻不好当 > 第666章、我有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

第666章、我有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

 热门推荐:
    “至于四皇子?恐怕和安家有些离心,但现在应该是共同扶持那个靶子,然后再在揭穿这把戏,等把盛和帝和太子他们都处理掉后,就看谁棋高一筹了。”

    苏惜竹笑着说道,韩战也点头,的确会是安家人和四皇子的做法,韩星辰等人撇嘴,安家人想的可真好,脸真大,真当他们这些人是死的?

    “算了,不管了,让他们闹吧,我们就等消息好了。”

    金逸对于盛和帝态度有些模棱两可,他恨盛和帝害死自己父亲,让他家破人亡,也恨盛和帝在太后之死上的所作所为。

    但盛和帝这么多年对他的好也不是假的,所以金逸虽然没法找盛和帝报仇,但他有危险时他也不会去救就是了。

    “安家打算文斗还是武斗?”苏惜竹有些好奇。

    “什么文斗武斗的?”兰熙不解。

    “所谓武斗就是直接攻进皇宫,逼迫盛和帝下罪己诏,然后退位让贤,文斗就是让朝臣上书请奏,鼓动天下学子一起恳求皇上归还帝位了。”

    “那安家肯定是选文斗,毕竟他们家都是文官,武官力量不太厉害,而且禁军统领原本是金逸的人,虽然现在被盛和帝换了,但也绝对不会听安家的就是。”

    魏城瑾说道,苏惜竹点头,这样就能少流血了,不过自古改朝换代都靠的武力,靠文人笔杆子的恐怕成功不了,毛爷爷不都说嘛,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不是安家不想快刀斩乱麻,而是他们没这个能力,所以只能文斗没别的着。”

    韩星辰冷笑,就是他们定公府都不敢说直接武装起义,当然他们的成功率很大,但韩星辰不想那么做就是了。

    “如果他们有兰熙这样的人,那绝对没问题,毕竟兰熙是一个比刘秀还秀的人。”

    兰熙一愣,不明白这事怎么和他有关系了,至于韩战,则是更关系那个刘秀是谁。

    苏惜竹看出他们的好奇之色,于是给他们讲起了位面之子刘秀的一生,尤其是陨石砸大军的那块,说着的时候还不住的瞟兰熙,时候在好奇兰熙是不是能召唤这个大招,看出苏惜竹的意思,兰熙一脸无语。

    “别说,和这种人对抗还真是没法玩,就是我和父亲也得妥妥的交代了,那种时候就只能靠兰熙叔叔,看老天是谁亲爹了。”

    韩星辰一脸感慨,兰熙捂脸,不是再说安家么,怎么又扯上他了?况且他这么一个文人,和人家大帝可是没法比的。

    “兰熙不用不好意思,真要放大招时,你不见得比对方差,你要相信自己。”

    苏惜竹给兰熙大气,但兰熙表示不想说话,看着兰熙被自己气到了,苏惜竹又想到了安家。

    “所以安家是打不死盛和帝就选择气死他了呗。”

    苏惜竹总结,几人听完一愣,然后呵呵直乐,没错,安家是打算气死盛和帝,苏惜竹总结的很精辟。

    安家接连几个重要职位的人被盛和帝找各种理由调岗贬斥后,安家知道没有时间再让他们考虑了,于是把之前想好的计划透漏出去。

    一开始是把先皇遗旨的内容散步出去,给原本的被判谋逆的三王爷平反,毕竟人家是知道有这个圣旨才会想要推翻盛和帝的。

    这事盛和帝不好反对,毕竟即使他不承认,但那天所有人都看到了圣旨,虽然他一再强调那是假的,但现在流言纷纷,就是假的都会被人当成真的,何况那圣旨本来就是真的。

    “皇上,不如给三王爷平反,反正三王爷也没有留下血脉,没有什么影响,这么做了了,也显得皇上您仁德。

    最重要的是,先皇骤然过世,没有留下辅政大臣,也并没有人知道这圣旨的存在,更没人能证明这圣旨的真实性,皇上您并无过错,所以在三王爷这事上,您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老臣们纠结了半天想了这么一个方法,就是表示谁都没错,都是阴差阳错引起的,也算给盛和帝一个台阶,让三王爷这个本来的真龙之主也有个好名声。

    盛和帝其实是心虚的,但他不能承认,而且他心中虽然万般不愿,毕竟按照他的想法,都想把三王爷再挖出来挫骨扬灰了。

    但那老臣有一句话说的对,老三一家都死绝了,别说平反,就是加封再丰厚也是无济于事,不如博个美名。

    于是盛和帝只能装作惋惜的下了圣旨,但却不是承认了那个遗旨,而是为了施恩于过世的几个王爷,该平反的平反,该加封的加封,反正没啥大影响,就是有个好名声而已。

    只是盛和帝刚下完圣旨,安宰相就当朝跪地不起,表示他有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然后不等人问,就噼里啪啦的把之前准备的事故讲了一遍,简直是惊雷乍起有没有。

    盛和帝怎么想的别人不知道,但其他朝臣听完第一反应就是安家真是太不要脸了,然后就是想到这事的连锁反驳,都皱起眉头,安家这是要做什么?

    盛和帝怎么想的?他现在想杀人,看着声泪俱下的安宰相,盛和帝强忍着没把手中的东西砸向对方。

    “安宰相,你这空口白牙的就说你家有一个三王爷的遗腹子?这是不是有些笑话啊?”

    “谁会拿自己姑娘的名声开玩笑?”

    安宰相红着眼睛说道,那人想要反驳,毕竟你家那姑奶奶可没啥好名声,只是到底还是给安家面子没有开口,毕竟安家即使再怎么不好,现在还是文人之首,重要给天下文人留些脸面,不然一个养出未婚先孕的女儿的人家,哪里还有什么名声?

    “有什么证据?”盛和帝一字一句的问道?

    “当年三王爷留了贴身玉佩与安家,毕竟当初这事名声有些不好,也没有留下别的证据,但皇上可以见见那孩子,他和三王爷长的很像,一看就是亲生父子。”

    安宰相这么说其他人原本怀疑的心又去了不少,毕竟看着安宰相那指天发誓的样子,不像有假啊。

    “那孩子叫安然,老臣明天就带那孩子来給大家看看。”

    在盛和帝开口前,安宰相先一步说话,一副明天要带着那个叫安然的上朝的样子,他这么做明显就是不想盛和帝先见到对方,在防着盛和帝。

    当然安家也是想让全部大臣给他们作证,盛和帝眼神冰冷,但也不好反对,只能同意后甩袖离开。

    “想不到安宰相还有这么一个杀手锏?四皇子是如何想的?”

    “老夫当年也只想给三王爷留个血脉罢了,至于四皇子?当然是很高兴有个堂兄了。”

    其他人呵呵笑,真以为他们刚才没有看都四皇子那冷淡的神色么?不过也没有在说什么,毕竟明天还有一出大戏要看,他们也要好好琢磨琢磨这件事情他们的立场。

    盛和帝派人去调查那个所谓的安然,只是对方现在被安家看顾的很牢,之前他栖身的寺庙也只知道这是安家放在庙里的人,作为庙里的俗家第子,平时为人比较低调。

    安家选的寺庙只是一个盛京外的小寺庙,平时就小猫两三只,知道的也不多,弄的盛和帝十分被动,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盛和帝十分焦躁,原本应不抖的手都有卷土重来的架势,只是他现在没心情理会,一心想着明天的早朝要如何应对。

    第二天一早,安宰相带着传说中三王爷的遗腹子安然,在大家千呼万唤中出现了。

    三王爷虽然已经过世多年,但他的容貌很多老臣还是有些印象的,所以大眼一看那个安然,好像还真有些像三王爷,众人对视一眼,眉头都微微挑起,难不成是真的?亦或是人有相似?可那安然又有几分像四皇子,这就有些微妙了。

    “臣见过皇上。”

    “小民见过皇上。”

    先别说其他,起码规矩什么的还是不错的,而且对方是佛家俗世弟子,颇有些超然的姿态,给大家的第一印象不错。

    盛和帝死死的盯着这个安然,眉心跳跳,那容貌和三王爷的确有两分想象,还与老四有两分想象,这般打眼一看,的确有皇家子弟的感觉。

    “皇上,这孩子和三王爷长的很像,也像我们安家人,您看看,老臣没有说谎,这是先皇有灵,给三王爷留下一丝血脉啊。”

    不管怎么说,安宰相就是一口咬定安然就是三王爷的儿子,盛和帝看着其他朝臣们没有出声反对,又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只能先拖着。

    “皇家血脉不是小事,这事朕会派人调查,至于这位安公子,就先交由太子带去东宫照顾好了。”

    “不可,东宫有女眷,又在宫内,虽然安然是皇上您的子侄,但到底不和规矩,在安然没有认祖归宗之前,就还是留在安家吧。”

    安宰相反对,主要是怕盛和帝不顾一切把安然废了,那样他们后面的筹谋就完了,盛和帝也不坚持,让太子好好照顾安然后就结束了早朝,至于其他人,都在考虑这个安然到底什么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