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wwroot/zq4/www.kanagi56.com/files/article/txt/2/2799 第667章、厚黑学_穿越之继妻不好当_65小说网
6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继妻不好当 > 第667章、厚黑学

第667章、厚黑学

 热门推荐:
    众人瞩目的安然,他似乎对盛和帝态度并不以为意,跟在安宰相后面淡定的离开,不知道是城府太深还是这人就是一个傻大胆。

    “这有什么奇怪的?大家本来就对三王爷的容貌印象不是特别清晰了,安家在给那个安然化化妆,模仿一下三王爷的行为举止之类的,乍一看的确容易让人觉得对方是三王爷的血脉。

    尤其是安家一直在反复强调安然是三王爷的孩子,你们先入为主,可不就越看也像?最关键的是对方是安家血脉,和四皇子也有些相像,你们不注意,就会下意识的感觉对方身上有皇家血脉,其实就是简单的心理暗示而已。”

    苏惜竹听见韩战给她讲今天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并不奇怪,前世那些美妆博主厉害的可以画的和明星又七八分相像,所以安家弄成一个像三王爷的安然有什么可奇怪的。

    “原来如此,难怪安宰相这么有自信,只是不知道皇上会捏着鼻子认了这个安然,还是会弄出什么证据证明人是假的了?

    恐怕是不会认的,不然今天也不会让太子和对方多解除了,对于这个安然,太子一定和盛和帝立场一致,只是安家也不是吃素的就是了。”

    韩星辰觉得安家既然出招了,恐怕不会给皇上反应的时间,他看了看父亲,发现对方冲他点头,知道自己所猜没错,有些兴味的等着接下来的戏码。

    果然,盛和帝那边还没有找到证据证明安然是假的,关于安然的事情就已经传的满天飞了。

    甚至还有传盛和帝对于安然的出现喜极而泣,感慨三王爷后继有人,天天感慨祖宗保佑之类的。

    甚至还有人写了一篇文章赞同盛和帝与安然叔侄情深,这就很让人无语了,毕竟盛和帝现在没跑到皇陵去骂爹已经是好涵养了。

    盛和帝冷脸听着外面的传闻,知道安家是在逼迫自己认下安然,如果不是有那个先皇遗旨在,盛和帝并不关心安然是不是三王爷的儿子,毕竟如果不是,那更好,可是盛和帝现在已经猜出安家的目的,当然不想如了他们的意了。

    “哼,朕要是顺了他们的意是不是安家就要请奏朕改立这个安然为太子了?老四居然就这么被对方给放弃了?安家可真是狠心啊,也怪老四没用,朕这么扶持他,还依旧做尽蠢事。”

    盛和帝气的在御书房里转圈,想要找韩战他们商量,但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让盛和帝有些迟疑,只是安家这么做毕竟损害了太子的利益,想来定国公府不会不管,于是盛和帝传旨给韩战。

    “参见皇上。”

    “煜恒,你我君臣之间不必多礼,朕今天找你来主意是想问问你对于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看法?尤其是安家弄成一个安然,我们都知道这人不是三王爷的儿子,你说朕应该怎么办?”

    “回皇上,现在没有证据证明安然公子的身份,不如就这么拖着,让安家再拿出更有利的证据,皇上您也说了安然假的,到时候推翻就好了,以不动应万变,当下最合适。”

    韩战说了等于没说,盛和帝有些不高兴,关键是他不能保证这个安然真的不是老三的儿子,万一到时候证据没有办法推翻怎么办?那不是给安家留时间放大招么?所以他需要化被动为主动才行。

    “安家是怎么想的朕不相信你看不出来,他们现在是剑指太子啊。”

    盛和帝用太子打感情牌,而韩战则表示所有一切都需要圣上指示,至于太子?他们定国公府忠君,与太子可没关系。

    从韩战这里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盛和帝气恼非凡,但盛和帝到底是皇帝,他也不是吃素的,于是想出来一个绝妙的主意。

    “你说什么?”苏惜竹瞪大眼睛看着韩战,韩战点头,表示这件事是真的。

    “果然是当皇帝的,这厚黑学,厉害。”苏惜竹竖起大拇指。

    原来今天早朝上,盛和帝突然宣布了一个决定,不止打的安家措手不及,也给众人上了一堂生动的课程。

    只是很多人心里真的有些欲语还休,毕竟朝堂上的事情皇上和臣子之间比着谁更不要脸,实在让一些忠实的臣子有些无法接受啊。

    盛和帝觉得,与安家在安然是不是三王爷的儿子这事上纠结实在是没有必要,证据是真是假先不说,时间拖长了,对盛和帝可没有好处,于是他直接釜底抽薪。

    盛和帝不认同安然是三王爷的儿子,但他把安然认作义子,然后过继给了三王爷,让他后记有人,安然就这样以三王爷嗣子的身份封柱国将军,颇有些不明白的意味。

    盛和帝的意思很明了,朕不相信对方是三王爷的儿子,但你们不是要给三王爷留下香火么,朕也觉得这事可以,但朕的儿子不多,又不忍让宗亲舍弃亲子,所以就忍了一个干儿子。

    现在三王爷有了儿子,只不过是朕的干儿子,还是过继的,但能做的事情一点都不少,所以这下你们该满意了吧?

    反正只要名分在,祭祀什么的都可以做,如果有人非要纠结安然是不是三王爷的亲生儿子?那就不是为了三王爷的香火,而是有其他筹谋了。

    盛和帝甚至直接问了安宰相,安家是否有其他筹谋,安宰相当场就石化了,毕竟他们虽然真的有,后面还有千般手段,但这话不能说啊。

    至于其他没有想过恢复所谓正统的大臣,对于盛和帝做法虽然有些置喙,但对于他的退步态度却是很满意的。

    毕竟即使名头有些不对,但三王爷也是有了香火传承不是?如果安然是三王爷的亲子,以后等太子继位,再加封一下就可以了,如果不是,也没事,不是嗣子嘛,可进可退。

    安家当然十分不满意,毕竟安然这么妾身未明的状态可于他们接下来的计划不符,只是盛和帝这么一弄,他们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又不能抗旨不遵,只能先咬牙认了。

    不过即使安然这般名分不清不楚的,让后面他们的计划就有些不好展开,但只要再好好筹谋一番,他们不见得不能翻盘,所以安家人稳定心神,事情才刚刚开始呢。

    盛和帝这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做法的确效果明显,起码安然已经改为晋然并且从安家搬入新府邸时,安家也没有再出招,只是大家都知道,这种平静并非真的平静,而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看来安家需要一个借口把水再搅浑了。”

    苏惜竹和韩战对视一眼,都想到了金老侯爷,目光中有些担忧,毕竟这事掀出来,对金逸并没有多少好处。

    金逸就这安家给的线索调查,因为不想惊动盛和帝,所以紧张很缓慢,尤其是年代久远,很多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但还是有些蛛丝马迹让金逸察觉到的。

    “金侯爷,经过这么久,想必您也查到了一些事情,可以证明我安家之前没有说谎了。”

    “你这次来找我所为何事?不比绕圈子。”金逸看着安清濯直截了当的问道。

    “难道金侯爷就不想给老侯爷讨一个公道?老侯爷死于皇上的手里,您的生母生下您后也很快过世,您父亲的不说,你母亲的死有没有猫腻谁知道?皇上看似对您有大恩,阿德南如果不是皇上,您又如何会年纪轻轻就双亲尽失?”

    金逸冷着脸,但却没有附和安清濯的话,安清濯摇头笑了笑,一副金逸怎么如此不孝,不想着为父报仇的样子。

    “我也知道金侯爷有难处,可皇上看似对您很好,但是否真心谁又知道?您这样,金家列祖列宗知道了恐怕在地底下也是难安的。”

    “我如何,我金家如何和安家没有关系,如果你不想说到底想干什么,就请离开吧。”

    “金侯爷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安家的确有求于金侯爷,但您也不是没有好处的,我们合作,是双赢。”安清濯继续鼓动。

    “你是想让我揭发皇上害死我父亲的事情?”

    金逸挑眉看着安清濯,安清濯点头应是,一副为父报仇,天经地义的样子。

    “我现在手里的证据并不多,也许你们说的是真的,但也有可能是假的,这般就想让我和皇上作对,你们安家可是做的好买卖。”

    “那金侯爷你有什么要求?”

    “这事本候不管,你们要用我父亲做文章,我可以不追究,但让我出面绝对不可能。”

    安清濯又劝了几句,但看金逸态度坚决,虽然失望,但也没有太过沮丧,而是很快换了说辞。

    “那这事由我们安家来揭发,给老侯爷一个公道,但如果需要金侯爷配合的时候,还请金侯爷不要推辞。”

    安清濯也知道让金逸出面把事情掀开的可能性不大,但好在他们只是试试,更多的是想让金逸配合他们就行。

    金逸并没有点头同意,但也没有拒绝,安清濯知道金逸这是不反对了心中一喜,很快就告辞了,金逸望着远处皇陵的方向,眼神凝滞。